阅读历史 |

第 45 章(1 / 3)

加入书签

夜幕降临,最后一缕斜阳消失在天际。

别墅内灯火通明,佣人们已经备好了晚餐,有条不紊地上菜。

傅北臣也从公司里回来了,此刻正坐在餐桌旁,岁月带来的沉淀让男人的面容比年轻时更加深邃立体,俊美分明,举手投足间尽是不怒自威的气场,唯有面对妻女时才会流露出柔和的一面。

傅思漓带人空手而归,面对父亲还是有些心虚。

反观裴时隐依然神色自若“爸,妈。”

不知怎的,听他这样称呼自己的父母,她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傅北臣没出声应,显然还因为之前傅思漓受委屈的事不太高兴。

而姜知漓垂眼看见小两握在一起的手,不禁笑意更深,招呼着他们打圆场快过来吃饭吧。”

傅家用餐时没那么多规矩,也没什么所谓的主位次位,餐桌上的氛围轻松温馨。

傅思漓全程几乎都没怎么抬头去夹菜,面前的餐盘里依旧源源不断,一半是爸爸给夹的,一半是裴时隐。

咬了一口糖醋排骨,她觉得有点甜,害怕过年吃胖了,又不想浪费,就夹到了裴时隐的碗里。

他也不嫌弃,低头就将她夹过来的都吃完了。

将两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,傅北臣沉声开口“过几天除夕,你不和你父母妹妹他们一起过”

闻言,傅思漓也好奇侧眸看向身旁的人。

据她所知,时鸢的电影最近快杀青了,夫妇二人应该会回到北城过年,或是去英国和裴时欢一起。那他呢

只听见男人坦然回答“我陪着思漓,她去哪我就去哪。”

父母都在场,傅思漓脸颊更热,忍不住低下头,偷偷在桌下扯了下他的袖口,示意他别这么直白。

下一秒,手就被他反手握住,似有温热的电流,泛起酥麻的痒意。

闻言,傅北臣的眉眼才算是稍微缓和了几分。

按理来说,应该是傅思漓和他一起去裴家过年的,可他主动过来,倒像是上门女婿似的,偏偏裴时隐并不在意这些,神色十分坦荡。s

晚饭后,管家单独给裴时隐备好了一间客房,说是傅北臣的意思。

而傅思漓正好也没打算让某人上床,这样正好,她还没原谅他呢。

夜深人静,大概是下午送给管家的那盒人参发挥了作用,裴时隐所住的客房被安排在了傅思漓的闺房隔壁。

月光皎洁如银,男人站在阳台上抽完了一整根烟,不觉朝着隔壁的方向看过去。

阳台间的间隔并不宽,他撑住栏杆轻松一跃,便翻到了她卧室的阳台上,打开门进去。

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但裴时隐依然做得轻车驾熟。

卧室里空无一人,浴室里隐隐传来水声,她应当在洗澡。

裴时隐走到书桌前,抬眼便扫到了几本相册和日记放在那里。

尘封

着的相册里都是傅思漓儿时的照片,从婴儿时期,到她上幼儿园,小学,初中。

翻开一页,他的目光被吸引过去,心念不禁微动。

那是一张幼儿园时期研学的大合照,裴时隐不喜欢参加那些幼稚的出游活动,时鸢却觉得他总是不合群,于是逼迫着他去。

那次傅思漓也在,他一个人落单在帐篷旁拼模型时,她走过来,想让他陪她一起去看松鼠。

这么幼稚的要求,那时的裴时隐理所当然地拒绝了她,而后她也不再打扰他,可怜巴巴地坐在了不远处。有其他小女孩过去叫她一起看松鼠,她也不去,执着地非要和他一起。

最后裴时隐没有办法,还是陪她去了。

结束时老师要给所有人拍一张合照,裴时隐本来想走开,却硬生生被傅思漓拉了过去。

于是照片里,就变成了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,旁边的小女孩挽着他笑得一脸灿烂。

其实她小时候的模样他都见过。

唯独,还没见过她穿婚纱的模样。

傅思漓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,突然看见房间里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,被吓了一跳。

“你怎么在这”

裴时隐慢条斯理地把手中的相册放回桌上,仿佛在自家似的不慌不忙。

“睡不着,过来看看。”

不对,她刚刚去洗澡之前明明都锁门了,他是怎么进来的

通往阳台的窗户开着,飘逸的窗纱被晚风吹起。

想到客房紧挨着她的卧室,傅思漓顿时猜到了什么,瞳孔一缩,难以置信道“你该不会是从阳台”

虽然是二楼,可毕竟也是有些高度在的,万一不小心摔下去,骨折是必然的。

堂堂裴氏集团总裁,学什么不良少年,大半夜的竟然从阳台翻窗进来,他也不怕说出去被人笑话。

傅思漓咬紧唇瓣,生怕他图谋不轨,这可是在家里,万一房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