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 65 章 两小无猜11(1 / 3)

加入书签

江齐心的意识似乎变得有些模糊,明明眼睛还能努力睁开,但是江齐心就是看不清自己眼前的画面,眼前的空间宛若扭曲在一起。

被子上没有她身上的气味,只有很淡的洗衣液氛香。家政公司使用的洗衣液与她平时用的不是同一个牌子,江齐心闻着被子的气味,虽清香却又有些陌生的不适感。

明明曾经对于她来说格外熟悉的房间,因为时间让她感觉到陌生与不适。

时间能改变很多,能让人的感情变淡,也能让人的感情变深。

江齐心想,她大概是发烧了,而且很严重,严重到她似乎已经出现了感知混乱和幻觉。

刚刚还感觉到发烫的额头传来一阵冰冰凉凉的触感,那样的触感对于她来说很微妙,很奇怪又很陌生的感觉在刺激着她的大脑皮层。

她只感觉像是有一只远低于人体体温的手掌贴在她的额头上,烈日午后的气温有些高,哪怕现在快到秋天了,现在的室内温度并不低。

在高烧与高温的影响下,江齐心觉得自己好热,热得好像把自己整个人都浸泡到冰冷的泉水里。

额头上那阵冰冷的触感还没消失,江齐心下意识地将脑袋扬起,试图寻找冰冷物体的空间位置,想要让自己发热的额头更加贴近拿出冰凉。

许承安的手顿在半空中,他怔了怔,手心重新贴在了江齐心的额头上。每个人的体质不同,发烧的治疗手段也有不同,有的人需要闷汗才能退烧,有的人需要物理降温才能退烧。

根据他从小到大照顾她的经验,许承安知道,她现在非常需要物理降温。

当他意识到江齐心似乎能感觉到他手心温度的时候,他的心底闪过了一瞬的惊喜。

但许承安现在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思考这个事情,他现在并不在意江齐心能不能看见他,他只想她赶紧退烧。

江齐心抿着唇,感觉自己空荡荡的额头上好像贴了一张儿童退烧贴,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感觉好受了很多。

她最近的作息和生活状态都不错,衣物也穿着合理。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发烧,江齐心以往只遇到过风寒发烧,大抵都是在秋冬换季时不小心惹了风寒,感冒引起了身体的发热。

像这样无缘无故就发烧的经历她还没遇见过。

江齐心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听过的一种说法。

这是从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一种说法,被鬼怪惹到的小孩子会被“吓到”,被鬼怪捉弄的小孩子回到家后就会开始发烧反胃。

这一烧少则三天,多则一周都无法退烧。而最诡异的是去医院求医也没有用,只用感冒的药也没法退烧的。

只有请来那种颇有道行的“神婆”才能让生病的小孩恢复健康。

这种流传于民间的说法在江齐心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听过了,不过这样没有科学解释或者理论支撑的说法,江齐心没法完完全全相信,她只是把这种事当做故事听一听罢了。

只是她今天早

上恰巧才去过墓地,江齐心便莫名地想起了这个古早的民间说法。

江齐心想,她的脑袋大概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了。她居然会怀疑自己是撞了鬼才发烧的,而不是因为今天早上起得太早衣物没添好就出门吹了风

她现在没有心思理会那么多了,她只觉得自己很热,身体里却又很冷,额头烫得她快要受不了了。

如果许承安还在她身边,他肯定已经把她背在自己的身后送去医院看医生了。可是她现在完全没有力气支撑自己去医院。

人总不会因为发烧给烧得离死亡只差一步了吧,江齐心现在只想躺在床上,任由着身体的免疫系统工作,试图让身体的自愈能力抵抗这场高烧。

但是她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出现意识不清的情况了,她抬起同样发热的眼皮看着自己身前的那片空气。

眼前的那团白雾开始出现了形状,好像一个人啊。

江齐心扯着嘴角笑着,在她意识尚且存在的最后一刻,她还在想,她是不是要死掉了,为什么好像见到了许承安

“江江”

在彻底昏过去之前,她听到了自己耳旁传来一声叫唤。

在江齐心昏迷之后,许承安凭着记忆走到她家的客厅煮了热水,倒了杯合适温度的水拿回了房间,他弯腰将江齐心抱了起来,拿着勺子喂了她几口温水,又给她测了测身体的温度。

他低头拿起江齐心的手机,下单了一些常用药。

同城送的药很快就送到她家门,许承安熟稔地拿起退烧药给她吃了一点。

眼前瞬间闪过一抹白影,“哟,怎么烧成这个样子”无常撑着手瞄了一眼江齐心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会不会是我的缘故。”许承安有些不安,他并不缺乏照顾生病时的江齐心的经验,只是他并不是医生,不能果断地判断出她发高烧的缘故。

“是也不是,我瞧着像是早上着凉了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